合理房租分摊模型探索

对于绝大多数在大城市打拼的人来说,租房是不可避免的一个环节,而通常在租房的时候会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如何合理的与他人对房租进行分摊。

在最理想的情况下, 房东会为自己的房子的每个房间进行定价,这样留给租客的选择余地就很小了,也就基本不需要为分配房租而操心了,所以这种情况租客只需要根据自己的预算和喜好挑选适合自己的房子即可,因为是明码标价,自由挑选,租客间对于房租发生分歧的可能性较小,所以我姑且称之为最“理想”的情况。举一个我曾经接触过的例子来说,优客逸家是一家提供合租房的公司,他提供的房源基本都是统一装修后出租的,在每一套房源的页面,例如这间,都会给出详细的信息,包括

rent_model_example_1

rent_model_example_2

rent_model_example_3

  • 房子整体的户型图(每个独立的房间标注面积)
  • 每个房间的具体情况(朝向,窗户、面积、是否独卫、最多入住人数、定价等)
  • 本房屋的其他公共信息
  • 每个房间的实拍图

但是在更多的情况下,我们不会遇到这样理想的模型,所以我想参考这个思路来得到自己的评估模型。

首先搜索了一下有没有现成的方案供参考,直接搜索“房租分摊方案”,看到了一篇很有意思的博客,原文链接在此,文章的标题写的是一种实用的房租分摊模型,点进去看了一下,小有收获,因为我之前想到的方案更多是偏技术性的,而这篇则从博弈论的角度上来分析房租分摊这个问题。

这个方法总结起来是,大家分别对所有的房间给出自己认为合理的价格,最后每个房间归出价最高的人所有,获得者实际支付的费用是所有人对这个房间出的价格的平均值。经过这样的分配后,因为每个人最终得到的房间自己都是出价最高的人,所以实际成交价会小于自己的出价。所有在出价时真心出价者最后都得到了小于心理预期的价格,而恶意出价者(故意压低理想房间的价格,而对其他不喜欢的房间向上抬价)则会付出超过预期价格。

举例来讲,甲乙两人对A、B两个房间出价,总的房租是1000元。A房间条件好一些,B房间差一些。而甲倾向于拿下好一点的房间,乙因为想要省钱,可以接受差一些的B房间。所以甲最终出价A房间650元,B房间350元。而乙出价A房间600元,B房间400元。最后甲625元入住了A房间,乙375元入住了B房间。每个人都以低于自己出价25元的价格入住了目标房间。如果以上甲乙两人都是真心出价的话,最后真心出价者都得到了“实惠”。如果其中一方,假如甲,认为乙一定会选择B房间,从而尽可能地压低自己对于A房间的出价,比如出价A 590元,B 410元,那最终的结果是甲失去了心仪的A房间,并且以比高出实际心理最高价(350)的405元入住了并不喜欢的B房间,并且损失了至少55元。

所以初步看来,这是一个公平的方案,只是对于使用的情况有一些限制。

  1. 认可规则,可以接受依据该规则出价后产生的结果。
  2. 情况相近,房间、租房者之间不存在巨大迥异。

对于第一次听到这个方案的人来说,可能担心自己不知道如何正确评估每一个房间应该分担的价格,从而给出了一个过高/过低的价格而使这个方案的可操作性过低。于是我试着提出心里的一种可以执行的方案。

Step 1:确定公共区域和私人区域的分摊比例A

首先,假设整套房子的总价是已知且所有人都认可的。然后,房间里面住的人员数量和分布是稳定的。那么,一个房子根据使用的情况,大致可以分为私人与公共区域,私人区域指的是对于某一个房间的居住者而言的独占空间、比如卧室以及卧室所附带的区域(阳台、衣橱等)及家具,公共区域则是所有租房者共享的活动空间(比如客厅、洗手间、厨房和杂物间等)。可以根据私人区域和公共区域的面积和可用情况给定一个比例。

比如对于一个月租为6000元的三室一厅一厅一卫的房子,私人区域对应的是三个卧室分别占据的空间,公共区域可能包含客厅、厨房、卫生间。于是可以按照一定比例来分配公共区域和私人区域所分担房租的比例A。我认为20%80%是一个不错的比例。于是公共区域的租金是6000*20%=1200元,私人区域便是4800元。

Step 2:分别确定私人区域分配比例B和公共区域内各部分的具体分配比例C(可选)

在确定了私人区域的总租金后,可以根据每个房间的面积、朝向、屋内设施、隔音效果(是否隔断)等为每一个卧室设定分配比例,在具体执行时,可以采用总房价/房间数平均计算后,上下进行浮动,最终获得一个分配比例,例如40%/33%/27%。而公共区域,如没有特殊需要(存在独卫,某区域只由两房间共享等),可以直接按照总人数来平分,或者设定比例后和私人区域按照相同的方法进行分配。

Step 3:计算各房间总价,就最终方案达成一致

在上一步分配后,已经可以计算出各房间的总价,应该是每个人相对科学的对各个方案按照自己的标准得出的价格,这时所有人可以采用协商或者作为文中开头提到的方法作为竞价提出并按照游戏规则获得房间。

经过以上三步,应该可以在没有历史租金的参考下对一个新房子完成房租分配,而目前我也亲自实践了一下这种分配方案。在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考察各房间情况后,给我所住的房子给出了一个房租分配方案。之后我参考了同小区相似户型的商业分配方案(自如合租、蛋壳公寓等),发现给出的方案和他们给出的大致比例相差不大,因为这个问题很难存在一个完美的最优解,所以我姑且认为我给出的方案是合理可行的。

如果你通过搜索引擎访问到了我这篇文章,希望我提到的这个方法可以给你一些帮助。写的时候没有具体深入到太多的细节,只提供了一个思路,如果对方案中的细节和问题有疑问,欢迎留言讨论。

信念+运气—一次非典型iPhone丢失后寻回经历的记录

前言:这篇文章最终可能会非常长,记录了从丢手机到找回手机20几个小时的完整历程,感想很多,所以迟迟没有写完。事后回过头来看,包括身边的人的感觉,都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几乎没有人相信手机能够找回来,幸好信念加上运气让我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谨以此文分享我的经验,也希望能给丢失了手机的朋友一丝希望。

一直以来自恃比常人多一丝自我保护意识几乎没丢过东西,外加对Apple提供的服务的信任,我一直认为手机丢了是可以找回来的,至少不是毫无办法的。因此对于丢手机这种事情,我的态度一直是稍稍有些不屑,同时又带有一丝期待的。不屑是因为认为自己有能力看管好随身的东西,期待则是一旦有人摸我手机被我发现,可以名正言顺的暴揍一顿小偷,或者有机会在真实场景中测试一些自己的人品和Find My iPhone等功能的效果。于是就在一个心花怒放的中午,挑战开始了。

接下来的叙述是按照时间线索安排的,同时夹杂着相关故事背景和技术知识的介绍,可能废话较多。

故事发生的那天是星期三,好友F要和女友去临近的城市考GMAT,而我和好友G打算一同坐火车去与F见面玩耍。G在国外读书,我这一年在学校忙也没有回家,于是就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和G见面了。那天是我刚回家的第三天,我和G打算在他家附近的商场门口会合然后一同坐出租车去火车站赶11点41的火车。上午10点20到了他家附近之后我就开始给G打电话,可是死活就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明明不久之前还能打通的电话,这会却死活打不通了。中间我站在路边傻等的时候G给我打了个电话,断断续续的,告诉我他正在银行办事,然后电话就又断了,又是死活打不通的节奏。我只好去过了马路去商场对面的两家银行去找,都没有找到。过了10分钟G的电话又来了。他办完业务了,让我在商场对面的路口等他。于是我就站在一个路口等G过来,这时候我边上的路灯上有一个摄像头,当时我没有注意,不过这个摄像头在后面还会出场。这时候的时间大概是10点45,这也是后来推算出来的。当时心里就是赶紧见到人坐上车,实在是太TM的冷了。于是我在大概10点50的时候见到了苦苦等待的G,然后在路灯下面拦了辆没注意什么颜色的出租车,副驾驶已经有乘客了,于是我们两个人坐在了后排座位上直奔火车站。路上和许久未见的老友相谈甚欢,完全没注意窗外走了哪条线路,司机的长相和兜里刚买了不到10天的iPhone 6,不到10分钟的功夫就到了火车站,痛快的给钱下车往售票大厅走。走了不到20米,我想掏出来手机看看还有多长时间开车,结果浑身上下一顿摸也没摸到手机。我干!心里咯噔一下,肯定是掉出租车上了。于是我立刻拿G的手机给我的号码打电话,电话一直是能打通却没人接的状态。上车之前手机还在我兜里,下车就发现不在了,肯定是顺着裤兜滑出来了。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到派出所报个警,看一下监控录像找到出租车的车牌号,然后联系车主寻回手机。因为下车地点是火车站的停车场入口,我对找到出租车的车牌进而联系上车主要回手机还是很乐观的,可是后面的事情告诉我,还是太天真。

在报案之前附近有一家网吧,我想既然手机开着定位和3G,我先看一下车主的位置确定还在出租车上。于是开了一台机器,火急火燎的登陆https://www.icloud.com/,这时候网页提示我“您的浏览器不受支持”,并建议我更新到最新版的Safari,Firefox或者IE。接着火急火燎的下载了Chrome,然后再次登陆,结果可能是网络原因,Find My iPhone的功能始终无法正常加载,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想着如果在网吧配置一下VPN再尝试连接如果再无法加载的话时间上耽误了太久,果断下机。然后边打电话给手上有苹果设备和WIFI的朋友帮我定位边向派出所去报案。这是要吐槽一下移动了,好友G的手机是电信安卓定制机,插的移动3G卡只能走2G,用了三年多的联通3G从来没意识到还有人用这么慢的网速上网,完全跟不上我火急火燎的心情啊。走在去派出所的路上给自己的手机发了条短信,大概是这么说的“师傅,我把手机落在您车上了,这是我朋友的号码,辛苦您联系下我,给您报销500块钱油钱您帮我送回来成么?”。当时兜里可能也就1000出头,发短信的时候想着如果500不够给1000也成,总比再买一个新的便宜。这时候介绍一下我的手机的状态吧。

  • 定位与Find My iPhone打开
  • 有密码,但短信内容不用解锁可以预览
  • 3G打开,流量充足
  • 电量90%左右
  • 响铃+振动

走到站前派出所正好打通了好友W的电话,手上没有手机所以只能记住为数不多的号码,W正在寝室睡觉,于是我让他拿着iPad下载了Find My iPhone应用登陆我的账号看我手机的位置,这里介绍下使用iOS设备访问icloud.com时是无法使用网页版的功能的,iCloud会识别出设备是移动设备让后帮你跳转到App Store去下载对应的应用,Find My iPhone或者Find My Friends之类的,这在实战中又对网速和流量做出了挑战,我们知道在非WIFI环境下iOS设备下载APP是有大小要求的,超过一定大小(以前好像是25MB现在不清楚还是不是了)需要到WIFI环境下下载,这也就是说如果你身边有另一台iPhone而Find My iPhone这个应用碰巧超过了大小限制就GG了,幸好我看了一眼体积不大,W寝室也有WIFI,所以这样的可能性不存在。W登陆了我的账号(11点22分,根据iCloud自动发送的邮件记载)我叫他间隔10秒定位一次看手机移动的速度是不是很快。半分钟后W告诉我手机从一个路口移动到了下一个路口,也就是说应该还在出租车上。

到了站前派出所简单说明了情况,民警告诉他们属于铁路的,这个事得去找H分局的民警解决,于是我和G赶忙下楼往H分局走,H分局离我所在的位置有一公里还多,站前是单行线,没办法打车去,我们一路大步向前边走边问路赶到了H分局,人生第一次去派出所报案,心里很紧张,路子不熟啊。唯一报过的一次警是在成都骑车的时候看到有一条在非机动车道旁的线路倒了,线横在非机动车道上离地一米高,如果不注意的话骑车的人可能会被刮倒或电到,我就在朋友的怂恿下报了警。这次跟门卫说明了情况之后告诉我去指挥中心等候,等了5分钟左右一个警官出来问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笑脸相迎的跟我们讲困难,在我和朋友的坚持下无奈带我们到机房看监控,然后调出了一个监控画面给我们看,中午的时候阳光比较强,画面上是看不太清车的颜色,而我们提出那里不止一个摄像头的时候警官心平气和的告诉我们什么超清头拍全局的啦肯定拍不到你下车的地方啦blablabla之类的,用脚丫子想我也能听出来他的意思,好言好语把我打发走。当时脑子里有了行贿的念头,可是不知道监控室里有没有监控,直接塞钱警官会不会收。比较隐晦的向警官表达了这方面的意思之后,警官依旧打太极。心里着急,感觉继续下去收获可能也不大,指望警察叔叔不如自己打车去追出租车了。所以客套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准备离开了。

 

出了门继续打电话给W,确认了一下最新的位置,W说是在另一个区绕圈子呢,那就是还在出租车上,但是W不了解我家所在的小城市,给我报路名也不好确定位置,所以我想如果能找一台iPhone或者iPad用就好了。这样就可以打车追着出租车跑了。但当时的情况是,好友G的手机网速很慢,加载地图都费劲,也没办法定位我的手机,W打电话告知我们线路的方式行不太通。我想起边上有一家联通的营业厅,里面肯定有用于体验的iPhone和WIFI,于是和G头也不回的往营业厅跑。进了营业厅在大厅里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6或者6p的体验机,这很不科学,于是我去问工作人员为什么没有6的体验机可以用呢。店员告诉我机器放在办公室里面,怕丢。于是我简单的说了我的情况希望可以借用一下,于是店员就把我带到了办公室说了下要用机器一会,拿到机器火速下载了Find My iPhone应用并登上了我的账号,万幸的是手机还处于开机状态,并且手机卡也在里面可以联网定位到位置。我就不停的刷新位置并思考怎么样才能联系到司机。如果我可以拿着这部手机并叫一辆出租车的话也许可以跟着地图追上这辆出租车。所以我询问办公室里的一个女工作人员有没有可能我提供什么抵押然后借走这部手机, 不过营业员委婉地表示了不可以,因为设备是公司的财产,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不是赔一部那么简单,她本人很想帮助我,除了拿走手机之外会给我尽可能的帮助。这条路行不通于是我叫G带着他的手机拦一辆出租车,我拿着手机看地图告诉他怎么去追那辆出租车。正好办公室里一部6一部6plus,店员都给我用了,一部打电话一部定位。于是在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就不停的重复着点位与微信+电话汇报位置的过程。在大概12点50左右的时候,地图上显示的定位位置在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停住了。并且几分钟刷新位置都没有产生移动,我开始怀疑司机停车吃饭或者回家或者被后排的乘客捡走了。就在这时,Find My iPhone里面设备的状态变为了离线,定位的图钉灰色的停留在了信号消失的位置。这时G也差不多赶到了附近,是在一个很大的旧货市场附近,于是他怀疑司机是进了旧货市场销赃,叫我赶快打车过去。我放下手机立刻出门打车往那个市场走去,在车上好心的司机把自己的电话借给了我两次,由于是蓝牙耳机没怎么用过,拨了几次才将电话打出。最后在旧货市场和G会合,进了市场发现并没有出租车在周围停靠,而且市场里面人员复杂,不像是个销赃手机的地方,试探性的问了几个揽生意的人里面有没有做手机或者电脑生意的店铺,被告知没有,只有卖二手电视音响的铺子,我们问了位置就上去了,到了二楼发现整体感觉这个市场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格,让人感觉深不可测,于是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人在摆弄手机,便不得不离开了市场。除了市场的时候刚才问过的大妈问我们什么情况,没什么防备心的就说了是怎么回事,结果很多人凑过来听,感觉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便赶快离开了。

离开之后便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了,因为苹果Find My iPhone的服务在中国地区调用的数据好像是来自高德地图的,我之前一直在使用百度地图识图比较位置,而时间仓促,所以对最终我们来到的这个市场是否准确不是很有信心,于是我和G两人在路边打开他手机里的高德地图,这里需要再次吐槽中国移动的2G网速了,简直活在十年前的感觉,最终经过十分钟的人肉定位,反复比较Find My iPhone中的图截图与地图app里的数据比较,发现我们来到的位置有一些偏差。于是赶紧拦了一辆车向新的目的地驶去。很奇怪的是,在目标周围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地图上标注的道路,司机说这周围不可能再有其他的道路了,我们和目的地很近,旁边是一片空旷的野地,被施工的围栏完整的抱住,远处是铁路桥,下面也是一样的荒野。不过施工的围栏有一条路可以进入到这篇荒地里,我们要求师傅把车开进去,看起来这是一片不常走车的地方,里面零散的分布着两家施工单位,在进行勘探或者钻井的作业,车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处工地前,基本就是卫星图像离显示手机最后停留的位置了。我们让出租车师傅离开了,下车在周围逛了起来。这周围放眼望去除了进来的路没有其他可能让汽车行驶的“路”了,远处是废弃的铁轨,下车的边上是一个类似遗弃的仓库类型的平方,总之如果有出租车来到这个地方,那一定只有一种可能,在这里施工的工人打车来到了这里。但是有两伙工人,都戴着安全帽在井架旁施工,轰鸣的噪音让我觉得靠近有一些危险。于是我们两个人在周围走了很久,确定出租车肯定是不在这里了,便上去询问在1点左右有没有人打车来到这里,一伙工人看起来干了很久,一直在忙活,说没有人回来,一直都在现场。另一伙一个面容慈善的看起来是管理者的人也告诉我,他们的工人没有那会回来的。我又转过去问有没有看到出租车来到了附近,因为出租车来到这附近肯定很显眼,结果一个老师傅说确实在刚刚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有一辆出租车七拐八拐的开进来了,不过拉没拉人,什么时候走的没再注意。虽然不能100%确定是那辆车,但我感觉也有一点希望了。毕竟每天来这里的车少之又少,如果可以配合车载GPS查询,可以把范围缩小到很小。此时我还不清楚车是什么颜色的车,印象里凭着很轻微的感觉是辆深蓝色的车。本来博主所在的城市出租车都是统一的橄榄青,但是我将近一年没回家的时间里出租车已经分成了大大小小7家公司,不同公司的车是不同的颜色,还有部分公司下属的车没完全完成改色,所以刚出现的五颜六色的出租车让我有些眼花缭乱,只能大概感觉是辆非鲜艳颜色的车。

 

此时看一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没有在第一时间追回手机,于是决定跟家里说一声手机不在了以免联系不上我,并没打算对找回手机有什么帮助。说了一下之后就走到公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打算返回上车地看看能不能去公安局找到录像,确定我坐的车什么颜色的属于哪家公司。回到了上车地,发现我等G的时候靠着的一根电线杆上有一个公安下属的摄像头,下面的线箱里面有分局的电话号码,于是打电话询问了分局所在的位置,表明了希望能够查询录像的请求。接线的民警电话里没说什么,就让我们到分局再说吧,心里又凉了一截,因为觉得很可能又是白跑一趟。拿出G的手机查了一下深蓝色出租车公司的总部就在不远,离分局也比较近,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出租车公司问一问,没然后再说。到了出租车公司,一个冷冰冰的前台问了我们的来意,然后记录了上下车的时间(范围)和地点,然后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签约的GPS公司调度报了上车的时间位置和下车的时间位置,对方经过1分钟左右的查询,说没有符合条件的车辆,不是他们公司的车。(思考题:这里他们是怎么进行查询的呢,全凭口述,连地图都不用指一下,能准么?)出租车公司一副“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进行了查询,不是我们公司的车。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的态度让我自己有了别给人添麻烦的想法,做了登记就离开了。这时博主的哥哥下班了,开车到出租车公司把我和G接上,准备一起去公安局碰碰运气。快到分局的时候接到了一个叔叔的电话,说托关系联系上了上车地L分局的一个人,正在联系那个人,叫我们别自己上去,先在院里等着。于是我们就在公安局旁边的院子里等电话。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接到电话可以去了,上查看监控的敌方说是谁谁谁打了招呼来的。我们就赶忙下车往楼里走,到了门口被门卫拦住,详细询问了来访事由,去找谁和谁让来的,确认了一遍才放行。进了门我的感觉是,如果不托关系,可能今天连门卫这一关都过不了。总算来到了能看监控的地方,调出了最近的摄像头,把前后一个小时的录像截了出来给我们看,视频的清晰度不高,摄像头外的玻璃很脏,应该是属于清晰度比较低的监控头,能勉强分辨出车的颜色。我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反复确定我的位置。因为我站在了摄像头的正下方,而我靠近摄像头的这一段没有被摄像头的有效角度拍到,只能期待过马路的时候能够被拍到。斑马线距离这个摄像头还有几十米的距离,人已经非常小了,没法分清谁是自己。我又继续回忆我在马路对面的时候都去了哪。我记得很清楚我先后进了两家银行的大厅去找G,进门发现没有就沿着墙根从一家走到另一家,幸好这个细节被摄像头拍到了。可以隐约看到一个人急匆匆的从一家银行出来,进了另一家银行,然后又出来,先后被停着的车和行人遮挡,大步跨过了马路,没错,那就是我,第一次从别人的视角里观察自己走路的神态,还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大概掌握了我可能出现在摄像头里的时间。可以把时间缩短到5分钟内。我记得我是站在马路最外侧的车道上拦下了一辆在中间车道行驶的出租车。而视频里有两辆车消失在摄像头前靠右减速了,都是深蓝色的车,我又往后看了几分钟,再没有其他的车可能停下来拉走我。于是应该基本确定是这两辆车(一辆桑塔纳3000一辆红旗)的其中一辆。只是在当时,我也不是十分肯定。

找到了这两辆车之后,值班的民警陪我们一起分析了一下车型和车牌号,车顶上用白漆喷了出租车的号码,可惜像素有限,只能猜到红旗那辆车的大概的车牌号,我感觉我坐的那辆也比较旧了,于是怀疑是这辆红旗。第一位是0 8 6 3 之间的某一个数字或字母B,第二位是3,第三位像0,第四位应该是1。另一个民警打开机动车查询的系统一边介绍一边搜,不过不知道是他对系统不熟还是本来功能就这么弱。颜色查询和模糊查询做的都很挫,而两个人始终都在跟我们强调找回的难度什么的,也不是很想帮忙。上车的地方向右100米是个大路口,应该有清晰的摄像头,沿途和街对面也有,我们已经确定了上车的时间,再从另一个摄像头来辨认的话应该结果很乐观。可是当时的形势应该是不会再调了,所以忙活了一个半小时(后半个小时基本都在用模糊查询来人肉找车,但是肯定是不会有结果的,这里我重点吐槽一下。所谓的模糊搜索就是输入一串字符,比如123,然后帮你把缺的位不全,0123到9123,还不能指定前面补还是后面补,也没有多条件筛选和通配符,比如正则表达式这样(0|3|6|8|B)30.)这样给出所有可能的车牌号,再筛选车身颜色,或者营运公司,不就出来了么。不过我看了半个小时,前面基本是在手工输入完整的车牌,然后一个一个告诉我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后面就是输什么830啊,然后一个一个点,不停的在说着什么,现在时间太久也记不清了。我只能不停的表示感谢和麻烦了。到了最后,收获就是,我们很有可能坐的是深蓝色出租车公司的车,而且上车的时间在公安系统的时间显示的是10点54,比我之前说的10点45晚了9分钟。带着更新的数据,我决定第二天再去趟出租车公司。

这时G的手机里,我的iCloud邮箱收到了邮件,我的手机又开机了,提醒我查看位置。这里不得不强调一下,丢失了手机之后,最好是立刻开启丢失模式,这样可以屏幕上定义提示信息,为手机增加/修改密码,同时还有播放声音和抹掉数据的选项。我出于不惊吓到或者惹怒司机的心里,没有打开这个模式,但是我的同学帮我查位置的时候打开了,我后来才知道这一点。开了以后,如果手机离线了,那它每次再开机接入网络的时候,iCloud都会给你的邮箱发去通知。这一点很重要。

不过手机开了之后很快又关了,下午3点40多和现在两次开机的定位地点距离很近,都在L分局不远的一个小区里,正好我们从分局出来没吃饭,于是就打算过去找点吃的顺便看看有没有希望找到手机在哪个手机店或者单元楼里面。到了小区附近,发现只有临街的两排店铺,大多是生活相关的店铺,没有维修/收售手机的店,所以感觉八成是司机所住的地方了。于是我们随便找了一家餐馆吃了一顿,毕竟跑了一下午也有点累了。顺便想着也许司机躺在家里没事又打开了定位,这样我就能更精确地定位到某一栋楼或者单元了。

可惜吃完饭邮箱里依旧没有收获,吃饭的时候接了个电话。之前我印象里乘坐的是深蓝色出租汽车,这家公司是H公司,通过一番打听,得到了公司经理的手机号码,于是试着打电话给经理反映一下情况,看能否得到一些帮助,经理很热心,约我明天去公司帮我看一下GPS监控。于是我和好友G和我哥各自回了家,等待第二天去查GPS。

回家了以后记得之前看到可以通过IMEI来从淘宝找人查到手机绑定的FACETIME手机号,或者能查到再次激活时使用的手机卡的ICCID号,当时Facetime号码查询已经失效了,ICCID的查询渠道也很不稳定,淘宝上一些查询的店铺都说是外国的商人提供的查询接口,查一次要几十元的样子,还是挺暴利的,为了买个安心,以防手机被拿去换新,我也在某个网站上买了这个服务。做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就这样到了丢手机的第一天晚上,简单总结一下当时的情况。

1.是司机还是乘客捡走了并不确定。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手机随车从11点10分左右到12点50之间,一直在出租车上。随后被发现并关机,然后带回了最终定位的小区。

2.Find My iPhone上面记录的轨迹保留24小时,但是手机离线后就无法查看了,所以我需要手机再一次联网的时候登陆Find My iPhone,将地图轨迹保存下来。这一点需要一些运气。

3.得到了车辆行驶轨迹,再对比出租车公司的GPS轨迹,如果我确实乘坐了H公司的出租车,心里觉得还是有很大机会找到那辆车的,但最终是否能够找回,依旧是未知数。

4.这里应该简单介绍下从iOS 7 开始添加的功能,激活锁(此处待补充)。

 

晚上回去时刻关注着邮件推送,到了12点多,感觉不会再有消息了,于是不甘心地睡去了。

 

———————————————— 第 二 天 ————————————————————————

这里如果说不是天意,可能连我自己也不信。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地不到7点就醒了,然后拿起笔记本登陆Find My iPhone看有没有什么消息,然后又在iPad上各处看一下有没有消息,这时邮箱突然提示iCloud提示手机开机,获得到了一次定位信息。于是我立刻在Find My iPhone上更新定位,这次可以说非常关键,因为手机开了不到一分钟又关机了,而我就在这一分钟内抓住了机会,定位到了手机并又可以查看之前的定位地点。

首先我在Find My iPhone页面以不同缩放比例截取了多张图片,存到了印象笔记里,以防电脑死机等原因失去这些信息,然后开始缩放到最大倍率来人工记录每个定位点的位置,因为可能之后查GPS的时候用文字描述会比地图方便一些,所以整理这样一份线路很有必要。

iCloud Trace

整理完行车轨迹之后,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正好是出租车公司上班的时间。于是便赶往出租车公司联系昨天联系到的W经理,到了公司正好经理也在公司。之前在电话里面已经沟通过我的情况了,于是简单的聊了几句便告诉我前往另一个区的一家GPS服务公司,已经和那边打过招呼了,直接去查询就可以了。这家GPS公司负责几乎全市的出租车车载GPS的系统管理,由于第一天通过电话让GPS公司查过一下数据,没有得出符合条件的车辆,于是我心里还是很忐忑的,不知道车载的GPS数据采样的频率是什么样的,查询的时候需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查询。

查询的过程也很波折,负责接待的人在开会,于是我们先等了40分钟,随后带到了GPS监控大厅,值班的话务员是两个很年轻的女生,一个毛毛躁躁的,没什么耐心。接待的人委托她帮我们查信息,不巧的是那天联通在那一片的线路出了问题在抢修,所以网十分的卡,执行一条数据查询可能需要等20分钟才能查出来,基本处于瘫痪的状况。就这样过了1个多小时也没什么收获。监控大厅里面空气很闷,再加上毛躁的小姑娘脾气也不是很好,我妈说不行就不查了,算了吧。我坚持再试一次,正好这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到了中午换班的时间,来了一个年纪大两三岁,看起来办事很麻利的小姑娘接班。小姑娘问了问情况对毛躁的小姑娘说,你去吃午饭吧,我来帮他们查。之后我们试了很多时间和地点的组合,也没什么收获,这时我自己也准备放弃了。可是这个麻利的小姑娘还在帮我们分析原因,想查询策略。然后推翻了先前的几个方案,重新把在起点处20分钟时间段的符合颜色的车都找了出来,一辆一辆的看轨迹,然后我又想起车辆最后出现的地方很偏僻,车曾经拐入一片正在施工的荒地,然后在必经的路口又筛选了一次车辆,最后交叉得到的结果一辆一辆放轨迹,还真找到了一辆和我定位信息大致符合的车辆。我心里认为基本上可以认定就是这辆车了,这个小姑娘也说,根据我提供的信息,基本可以认定是同一辆车的行车轨迹了,告诉我可以回去跟出租车公司进一步沟通了,她这里可以作证。就这样花了近3个小时,顶着几乎不能用的网,查到了一辆可能是我做过的车。这时候也顾不上吃饭,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出租车公司找W经理,告知了情况之后,W经理调出了车辆的档案,然后联系了车主。经理和车主联系的时候显得非常得老道,言语之后也给了车主一些压力和暗示,也留了一个台阶。然后车主表示当天出车的是他的司机,他了解一下情况再回复。过了一会车主给经理回了一个电话,具体内容不详,不过经理放下电话并没有让我们离开,而是叫我们继续等待,我心里隐约觉得事情大概有结果了。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经过了近两个小时的等待,车主带着我的手机出现在了出租车公司。他是从当天开车的司机手上拿回的我的电话,从发型上看昨天开车的确实不是他,车主也给司机找了个理由,我也并没有深究。象征性地给了车主几百块钱,并不是为了感谢他,而是让自己交个学费,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分割线———————————————————————

这个故事其实从丢手机到拿回来,也就是20几个小时的事情。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平常不过的一天,对我来讲剧情却在不停的变化,最后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任务,身边的人在我手机丢了以后都认为应该不会找的回来,就连我自己也知道做再多的努力,最后要找回来还是要有一定的运气。所以我说这是一次信念+运气再加上一些相关知识的积累运用的故事。时间过去很久了,才翻到这篇文章把没写完的故事写完,中间一些地方也没有精力再详细展开了,希望其中的某一个细节可以帮助到同样丢了手机的人。